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叶浓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大山大水大画家——走近叶浓

2017-08-10 11:40:4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陈博洲
A-A+

  2078公里,这是北京和重庆的距离。自京广转郑渝,一阵阵巨大的轰隆声中,飞速的高铁风驰电掣,仅仅12个小时就跨越了这个遥远的距离。

  此刻的重庆,秋雨初晴,风回云断,长江、嘉陵江两岸高低连绵、直耸云霄的建筑物隐约在缥缈的雾霭中,恍如仙境。一阵秋风起,云雾旋即改变了形态,又是一幅佳构。雨后的山城水雾氤氲,变幻莫测,现代化大都市的盛景更加彰显出无边的繁华与神秘……

  对!重庆正在以她独特的美丽迎接着一位贵客的到来——这是2015年仲秋,中国山水画创作院执行院长、中国山水画协会常务副会长叶浓先生应我之邀走访重庆。

  叶浓先生是我多年的好友,此时的他,体态敦厚,神采奕奕,轮廓分明的脸庞上,一副浅茶色眼镜更显出沉静的气度。叶浓是位性情中人,此刻兴致很高,甚至顾不上跟我聊天——坐在我的副驾驶座上,他时而用相机,时而用手机,不停地对准窗外景物按下快门,似乎要贪心地留住山城的每一个细节之美,他一边狂拍,一边喃喃自语:“太美了,太大气了,跟你画的城市山水一样的!”我会心一笑,也不去打扰他的对雨后山城美景的深度陶醉,静静开着车,搭着叶浓先生,配合着他去享受这中国独特无二的城市山水。

  在我所结交的众多老一辈艺术家和当今画坛的中青年著名画家家中,叶浓是我较为钦佩的大画家之一。他的豁达,谦谨,心存感恩,让我十分欣赏。

  他是个谦谦君子,文质彬彬不同流俗,沉着稳重是他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当你与他进一步交往后就会发现,他是一个有胸怀、有格局、高风亮节的人:在朋友圈、在学术界、在任何场合,他总是把光环及面子让给他人,别人对他一点好,他都念念不忘,心存感恩。这种豁达谦谨的品格彰显出的,是他深厚的学养和强大的内心。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艺术家的内在品格直接决定了他艺术创作的格调和风貌。叶浓的山水画一如他的为人,大气苍茫、奔放雄健、深邃高远。飞泉如蛟龙,自远而近,气势磅礴;峰峦间云气,缭绕往复,元气淋漓。时而云抱万川,时而青龙腾云,当你立足于他的作品面前,顿觉心旷神怡,胸襟开阔,不禁连连感叹:祖国的山川是如此的壮美!

  叶浓有一枚闲章,我印象极为深刻,内容是:“大龙门下”,这是他感念师恩的最好佐证。最初我看到这枚闲章时,立刻想起当今画坛一位杰出人物、原国家画院院长龙瑞先生。上个世纪90年代,我曾邀请龙瑞先生到广东汕头举办学术展,与潮汕艺术家深入交流。作为我国著名山水画家,龙瑞先生为人谦和大度,一身正气。他有一个笔名叫大龙,他的画作也如其名一般,气象博大而笔式精妙,丘壑高大绵长,点景生动怡人,中正苍厚、大开大阖的笔墨中,又不乏风流蕴藉,微妙精致。作为一名遵承和弘扬传统文脉的艺术大家,龙瑞先生多年来领导着中国画研究院走向中国国家画院的建设之路,为继承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呕心沥血,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中国画名家和新秀,桃李遍天下。

  而叶浓就是龙瑞先生的得意门生;龙瑞——大龙先生,就是叶浓生命中的授业恩师。因此,这一枚“大龙门下”的闲章,完全流露出叶浓在传统文化精髓孕育下的一份感恩情怀,这一枚“大龙门下”,是叶浓在创作每一幅作品时对恩师龙瑞先生发自肺腑的情感表达和真诚铭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是维系全体炎黄子孙的精神纽带,是推动我们民族不断前进发展的内在动力。特别是传统文化中的伦理规范,是处理人与人,人与社会相互关系时应遵循的道理和准则,包含情感、意志、人生观和价值观等方面;也孕育着一个人的感恩情怀,感恩情怀是传统文化中极为温暖和宝贵的一部分,是我们民族信仰的一个座标。从小就受传统文化熏陶的叶浓,在他的一枚“大龙门下”的闲章中,不经意间彰显出这样一种动人的感恩情怀,岂不令人钦佩?

  走近叶浓,先是欣赏他的品格,钦佩他的情怀,随着了解的深入,进而,就会感动于他的成长。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然也,叶浓的人生是多舛的。

  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安徽南陵,西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始置春谷,三国名将周公瑾是南陵首任春谷长,这里也是唐代诗仙李白两度携家小寓居的地方,物华天宝,人杰地灵。1963年仲夏,叶浓出生于此。生于斯,长于斯,学生时代的叶浓对绘画就极具天赋,迷恋上了油画,素描、写生、明暗关系、色彩运用……他如饥似渴地汲取艺术养分,自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毕业后,叶浓先后供职于文化局、物资局,1990年他离开文化局到深圳新华通信社干起了美编工作,1992年回芜湖任职物资局。这一年,正是我国从计划经济时期转型进入市场经济的新机遇,在深圳奋斗期间,叶浓了解了商海的多变,对市场的游戏规则亦多有感悟。志存高远的叶浓不甘于现状,他要追求心中的目标——于是,1994年叶浓毅然离开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体制内岗位,创办起自己的公司。人生,总是多变的,创业难,守业更难,最终,叶浓在家乡创办的公司因亏损而告终止,此时的叶浓,备感世间冷暖,多少的不理解,多少的埋怨、嘲笑,甚至落井下石……他,默默地离开了家乡,和众多北漂族一样,北上京华。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在北京漂泊一年后,创业的激情依然在叶浓心中燃烧着,他又创办了新的公司。在管理企业期间,叶浓又考取了北京大学美术专业研究生班,后又进入中国国家画院龙瑞工作室,成为著名山水画家龙瑞先生的入室弟子。凭借出类拔萃的学业成绩,叶浓最终成为中国国家画院的访问学者。一般来讲,一个有作为的人,其思想是多维的,精力是旺盛的,追求是无止境的。对于一个智者,他追求的信念是清晰的、坚定的,他明白自己的人生亮点。经过深思熟虑,2009年,叶浓果断地停止了自己的公司,全身心地扑进了中国山水画研究和创作中。

  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一个成功者承受着命运中酸甜苦辣的“青睐”是正常的,也是幸运的。刚到北京奋斗那些年,叶浓经历过种种挫折,孤独过,无助过,徘徊过,迷茫过,也被亲情误解过。生活中的许多次苦不堪言,无情地袭击着这个厚道而坚强的汉子,丰富的人生经历修炼了叶浓更高的境界和态度,他更加热爱生活,对亲人、对朋友、对社会心存感恩。磨难使一个人成熟。自此,他明确了人生追求——去攀登艺术的高峰。这时,我想起了伟大思想家马克思的一句话:“生活就像海洋,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能达到彼岸。”

  中国画坛人才济济,名家辈出。特别是当代山水画艺术领域,在新时代的呼唤下,艺术家们在坚定地继承传统,又当随时代的发展对其进行不断革新,尽管万变不离其宗,但当代山水画家们包括叶浓在内,在创作手段上某些方面已超越古人。既遵承传统文化审美,又勇于寻求时代风貌,这无疑于带着镣铐的舞蹈,叶浓就是这样的自觉实践者。

  叶浓深知,只有在前人的成就中正确地学习和继承,取法乎上,才能更好地成长。从叶浓的画作看,分明保留着各朝名家笔墨的精髓,特别是他深受王蒙的影响,继承了其千岩万壑、峰峦曲折、山势雄奇、构图繁复、意境深邃的风貌。叶浓的刻苦非常人所及,我无法尽数他究竟临摹过多少名家经典,我知道的是,仅王蒙的《青卞隐居图》,他就临摹过十几幅!从其作品中,叶浓深入地钻研,智慧地取舍,吸收了王蒙解索、披麻、折带等皴法,又综合了浑点、破竹点、胡椒点、破墨点等经典树法为己所用。同时,他还将青年时期受到的西画训练融会贯通,把色调色彩和明暗处理等西画元素巧妙的运用在作品中,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每观叶浓画作,常感叹于他在水墨运用上的大胆痛快,变幻无穷,线条稳健,意由心生,臻至“画受墨、墨受笔、笔受腕、腕受心。如天地之生,地造之成”的境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叶浓在山水的点景中,加入现代元素,小别墅、小楼房、电线杆塔等,真实地记录着当今欣欣向荣的时代,新颖而不张扬,松动却不浮华,既承载着传统文脉的延续,保留着传统笔墨的技法和韵致,又紧扣新时代的旋律,体现对传统文化的承前启后和与时俱进的精神,融合中西,自成一家。

  笔墨技法的多重融合、中西绘画语言的巧妙运用、时代特征和个人风貌恰到好处的记录与彰显,成就了叶浓的画风,但他还有另一个过人之处,那就是擅长驾驭鸿篇巨制,营造气象万千的山河壮景。

  叶浓之善巨制,吸引着全国各地的收藏家、知名商贾的眼球,他们络绎不绝地前往北京寻求叶浓的巨幅山水画作品,他那气势磅礴的大型山水画悬挂在壁,立即就能够给一整栋楼宇带来一种精气神,焕发出勃勃气象,因此,很多时候,叶浓的巨幅山水都是一画难求。不容否认的是,很多优秀的画家能画好小品、四尺、六尺、八尺等各种中小尺寸作品,但不一定就能对丈二匹、丈六匹、丈八匹得心应手。当今山水画坛,善巨制的有龙瑞、张复兴、程振国、满维起等高手,叶浓也是其中后起之秀的一位。在叶浓的画室中,经常是他上午刚刚把新完成的作品挂在墙上,下午就不见了。不仅这样,不管巨幅山水还是小品或扇面,叶浓刚一完成就被等候多时的收藏家、企业家以及各地中国书画艺术推广中心拿走,并且,他还欠着全国各地很多画债,不知何时才能还清。

  我想,叶浓将会是个一辈子欠人画债的画家,因为除了要有充分的时间搞创作之外,他还得用大量的精力建设好中国山水画创作院这个专业学术机构,为弘扬和发展中国山水画这一传统文化艺术及民族精神,开展一系列的学术研究活动、竭力教育和培养优秀的画家队伍。叶浓为这支专业艺术研究队伍定方向,下指标,开创高研班,带领学员深入大自然写生,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山水画家。在他的几百位学员中,有许多人参加全国大展并获奖,还有不少学员已获得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的资格……叶浓遵承恩师龙瑞先生的艺术信念与宗旨,手握中国山水画研究的接力棒,肩负弘扬传统文化艺术的责任信仰,迈开稳健的步伐踏上这漫长修远的道路,责无旁贷。前方,曙色已上,天地,一片明亮。

  这些年,为了扩大中国山水画创作院的学术影响和社会影响,叶浓以创作院为家,不辞劳苦,立足京华,南下闽粤,西入川渝,东拓江浙,秉持正本清源、弘扬传统文脉的原则,在全国各地开展艺术交流、学术研讨活动。作为中国山水画创作院的执行院长,叶浓从2010年至今,连续策划了五届“山水家园——中国山水画名家邀请展”,为中国山水画学术探索推向更深层次做出了卓着的贡献,影响巨大。

  搞活动,办展览,出画集,必须要有资金,为了弘扬我国传统艺术事业,筹资金、拉赞助,谈合作,叶浓做出了无私的奉献,其中的艰辛,只有叶浓自己心里知道。

  2014年,经有关部门批准,以团结全国山水画创作者、发扬传统中国山水画艺术为宗旨,叶浓主导成立了中国山水画协会,并在2015年举办了“山水家园——首届全国山水画作品展”,为中国山水画事业又增一大盛事。

  问君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事务缠身的叶浓先生就要回北京了。尽管叶浓还未真正深入领略重庆的大气之美,人文之美,历史之美,但我必须让他深刻地记住重庆——以举世闻名的重庆火锅之麻辣,让他记住重庆。

  南山顶,我们围着热腾腾、红彤彤、香辣扑鼻的火锅,谈古论今,信马由缰。当我这半个重庆人热情地介绍陪都历史时,叶浓突然打断我的话题:“哇!这麻椒太厉害了,麻翻我的嘴巴了!”“呵呵,不,这不叫麻椒,这是重庆的花椒,同时还是一味能够促进食欲,扩张血管,降低血压的中药材,也是重庆独特的一道美食!”我赶紧向他解释,又道:“感觉如何?”叶浓认真地回味了一下,一股劲地说:“好吃!好吃!嘴巴麻过后又很清香,这火锅吃起来真舒服!”到底舒不舒服,只有他自己清楚,而我的目的,就是要把重庆的美和麻辣烙印在叶浓先生的心中,让他终生难忘。

  云雾散开了,雨后的九月,温馨恬静,沁人心脾,一缕秋阳,华光灼灼,普照着大地。长江的水面上波光粼粼,如同一江融化的黄金,滚滚地向东流去。美!神州大地就这么的美!

  重庆北站,高铁又响起它的轰隆声,搭载着叶浓先生,也搭载着我的祝福,奔向北方。

2015年国庆节于山城

  本文作者 陈博洲简介:

  陈博洲,山水画家,现为中国山水画创作院副秘书长、中国山水画协会副秘书长、北京世纪名人国际书画院副秘书长,知名艺术活动策展人。

该艺术家网站隶属于北京雅昌艺术网有限公司,主要作为艺术信息、艺术展示、艺术文化推广的专业艺术网站。以世界文艺为核心,促进我国文艺的发展与交流。旨在传播艺术,创造艺术,运用艺术,推动中国文化艺术的全面发展。

联系电话:400-601-8111-1-1地址:北京市顺义区金马工业园区达盛路3号新北京雅昌艺术中心

返回顶部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叶浓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